【K莫】【奇异志系列番外】拂了一身还满

公子牧洋:

   正文:古风AU


   这是郝眉到蓟州就任后过得第二个年,他刚从京城述职回府,车马劳顿还没歇过来就被蓟州吏目拉去主持大小事宜。无论是鼓乐喧嚣也好还是检查各大炮房是否会走水也好,事事都要亲力亲为。


   逢年过节最累的莫过于城官,大凉讲究官民同乐,此时城中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的大户也好小官也好,能来拜访的就亲自来拜访,不能来拜访就将年礼和拜帖一同放在郝眉赁的小院门口交给团圆。团圆被郝眉拉来冒充管家,忙的苦不堪言,原本的圆脸几天下来瘦的有了下巴,他将谁人送礼所送几何统统按项记下,等郝眉忙完一天再递给自家老爷,然后等郝眉挨个批了,再陆续送相应的年礼回去。


   柯辰也不轻松,过年几日长城处和三屯营也仍要有兵防守。柯辰向来体恤自己手下的亲兵,年年都在营里陪着大小将领过,今年也不例外。三十那天柯辰各个营帐挨个去说声诸如新年好的吉利话,常被下属拉了喝酒,可他不能醉酒,因为夜晚还要带着几队人马夜巡,所以在被劝了几次后在接下来在帐门口打声招呼逃也似的扭头就走。


   于是三十那日晚上,两人一个营中一个府里,望着同一弯明月各自睡了。


  


   大凉有一习俗,过年出门人人头戴闹蛾,所谓闹蛾是乌金纸作出不同形状的头饰,常见有蝴蝶飞雀,也有有钱人家故意炫耀,剪了大如巴掌的飞鹅戴在头上。郝眉因为要与民同乐穿了官服跟着守城军巡了一天街,头上被热情的城民带了七八只闹蛾,形状有花有蝶,远远看去金灿灿一头煞是热闹。仵作吴起路上偶遇知州大人,看了郝眉热闹的头顶扑哧一声就要笑,被郝眉瞪了一眼憋了下去,他道了声新年好抬腿跑了。路过齐燕燕的豆腐摊时老板娘似乎嫌郝眉头上闹蛾还不够多一样,笑嘻嘻又插了一只飞雀。


   郝眉走了几乎一日,累的小腿酸痛,晚上好不容易回了将军府往床上一滩对着团圆哀嚎:“这是什么年啊,你老爷我要死了。”


   团圆一手拿礼单一手拿笔皱着小脸一脸正经:“老爷你要死也等把这些礼理清了再死。” 郝眉听了哭丧着脸爬起来走到书房,提笔写起了作为回礼的对联佳句。


   柯辰从年前就呆在兵营,初二那天终于回了,回来时郝眉巡街未归,他将卧室被褥拿出来全换了新的,等郝眉回家。


   郝眉傍晚回家时头上依然是一堆闹蛾,他看柯辰目光停在自己头顶咧嘴就要笑,眼睛一瞪说:“你敢笑一声我就拔了你的舌头。”


   柯辰过去把郝眉抱在怀里,伸手将一头碍事的闹蛾都取了,带着笑意亲了口郝眉嘴角:“我不怕你拔,只怕你到时舍不得。”


   郝眉见柯辰抱他,索性懒了身子赖在柯辰怀里不动,只等对方把自己打横抱进屋内。寝房内炭火燃着,暖和得很,柯辰将郝眉扔到被褥上,欺身就要压上去。柯辰在兵营里胡子没时间刮,亲吻间扎的郝眉喊痒痒,惹得柯辰用下巴蹭郝眉脖颈让他发笑个不停。


   郝眉笑了一阵推了推柯辰:“我太累了,今晚就放过我吧。”


   柯辰几日不见想郝眉想的紧,此时脱他衣服脱得正起劲:“乖,我又不要你出力。”


   郝眉想着过年,半推半就的从了。


   两人床上胡混后起来简单吃了点饭食,早早互相抱着睡了。




   大年初三不兴拜年,郝眉也不用出门,终于得了一日清闲。


   柯辰抱着郝眉睡了个够,一直到过了晌午才起来,他起床拍了拍郝眉的脸,轻声哄他再睡一会,自己去院子里将从兵营附近挖回来的一株梨树栽在院子一角。


   “好端端种什么梨树?”郝眉醒后披了衣服起来,斜倚着门边问忙的出了一身汗的柯辰。


   柯辰笑了笑:“你不是爱吃梨子么,自家种的养得好了就不用去外面买了。”


   郝眉偏头看了看半大的梨树,自己也走上前拿了铁锹添了一锹土。


   


   二人种好了树后柯辰卷起袖子往厨房走,这几日大鱼大肉吃得多就腻了,他打算自己下厨炒点清淡的家常菜给郝眉吃。郝眉也闹着进了厨房要帮他忙,结果差点点了灶台旁堆着的柴火堆,被柯辰吓得提着他领子领了出去。


   郝眉帮不了忙,在厨房门口转了几圈又跑去看院中新种的梨树。


   天色渐晚,空中堆云如山,不一会就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鹅毛大雪。


   郝眉站在柯辰栽好的梨树前仰头静看雪落无声,他想到三月来时梨花满树,然后再等月余便能吃到奶黄色的梨子,嘴里泛起了甜意。


   柯辰备好了一桌酒菜,从屋里出来喊郝眉吃饭。郝眉枣红披风上挂了一层莹白,鼻头冻得发红,他冲着柯辰笑了笑应了声好。


   柯辰走到树前低头亲了亲郝眉微凉的鼻头,郝眉又抬头,两人唇齿厮磨了一番柯辰才牵了他往屋内走。


   郝眉睫毛上挂了片六棱雪花,他进屋看到一大桌好吃的甚至还有条西湖醋鱼,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
   柯辰将郝眉披风取下,在门口将上面落雪全数抖下。


   砌下落雪如琼玉,拂了一身还满。




BTW:


   最后一句诗原文是: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。——李煜 清平乐


   改成琼玉是因为梨花不押韵,找了和梨花颜色相似的琼玉做替代。


   头戴闹蛾是查了网络资料,可是再深入没查到相关文献来历,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回事。


   今天过年我还要在办公室泡一整天并且有三场lecture要赶,写一篇过年的流水账做番外,聊胜于无就当给自己添点年味了。


   各位新年快乐,愿来年安康。

评论
热度 ( 79 )
  1. 撩吧青风公子牧洋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撩吧青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