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k莫衍生】【离镜x李星云】山中事·上

杏八:

【k莫衍生】【离镜x李星云】


OOC AU 私设  写长篇太累了 让我开个脑洞


之前在lo上看到篇特别好看的离镜x李星云 可惜暂时没更了 我就自己割腿肉了


 






山中何事?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




上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李星云溜下山时正赶上阳叔子去津南村医药奴,所以他走得轻巧又利索。别说阳叔子不会发现,连小师妹陆林轩都不曾发觉有异。   


   这还是他这么多年来头一次下山呢。   


   彼时的李星云还小家子气得很,觉得师父偏心小师妹,一身绝学只传给后者一人不说,还整日冷着脸百般约束自己。一想到终于有机会摆脱师父好几天,心中就愈发痛快欢喜。   


   离镜月前在李星云生日时送了他一把匕首,刀刃雪亮,削铁如泥,非常漂亮。   


   李星云爱不释手,紧紧攥着生怕离镜反悔要回去,转念又问对方道:“离镜,你生辰什么时候?”   


   鬼族除了鬼君生辰会办寿筵,没有人会在意这些虚礼。离镜回想了一会儿,诚实道,“记不太清。”   


   “不行!”李星云不干了,“你得想起来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比他多活了十几万年,转瞬一想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了,“你想给我过生日,可这山间除了花草木石,你能拿出些什么来?”   


   “你不喜欢石头,那你喜欢什么?”   


   “好歹要玉才能上的了台面吧。”离镜想要他知难而退。


   于是便有了今日李星云的这一出。   


   那日后来离镜被他缠得不耐烦了,随口说:“那你就当下个月初三是我生辰吧。”   


   明日就是初三了。     








   所幸一路上没遇见什么麻烦事,仅半日他便顺利下了山。   


   山脚下是个小镇,似乎正好被他赶上集市,熙熙攘攘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李星云从未下过山,许久未见这么多人了,新鲜得不得了。好在他到底还是记着自己下山来的正事,跟着人群行至一个玉石铺处便停下脚步。   


   “这位公……少侠需要些什么?”老板娘上下打量了他的一番,视线最终落在了佩在腰间的匕首上,聪明地改口,“这日子过得快,又近七夕了。来为意中人挑点首饰最好不过了。”   


   “七夕?”李星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谢过老板娘为他挑开的几个玉镯耳环,视线马上被一个简简单单的配饰吸引了,颜色剔透,其下配有小小的流苏——他想象了一下,离镜戴着,或者挂在折扇上,一定都非常好看。   


   “少侠好眼光。”老板娘一看,道,“这琉璃佩成色上等,是小店不多的宝贝。”   


   “就这个了。”他此次下山谋划多时,自然带足了银钱,豪气地取出钱袋套出两贯铜钱,又问道,“镇上兵器商在何处?”   


   他还想着家里那个难缠的小师妹,知道自己偷偷下山一定又要闹,干脆此番顺道去看看有没有适合陆林轩的好兵器。   


   “兵器商就在对家楼上的南二间,刀剑弩盾都齐全得很。”老板娘面上笑得不变,却没有接李星云递出的钱,而是直接拿过他的钱袋掂了掂,“不过少侠这银钱怕是不够数啊。”   


   说着她又取出个玉佩来,成色明显大打折扣,玉质暗沉浑浊,往李星云手上一塞:“只够买这个。”   


   李星云反应过来时已捏着那块瑕玉站到了店外,他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坑蒙拐骗,剜了那笑得美艳的女人一眼心中暗骂奸商。他平日只靠平日采些药卖给半山腰的采药人才能换些银钱攒着,这次走前还壮着胆子去摸了师父的钱袋,东凑西凑才凑来这么些银两,结果还未买到心仪之物。   


   眼下掂量了下钱袋,有些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给小师妹带兵器回去了。   


   他认真挑了根九节鞭,想着小师妹女孩子家以后也不要天天带把剑在身上,不然吓跑了如意郎君可怎么办?这软鞭能缠在腰间又能用以防身,再合适不过了。   


   再一转眼,便看见了一支不大起眼的打穴笔,登时眼前一亮,走过去拿到手里把玩。从小师父便让他学医,这么多年下来,方子虽没背全几个,唯独对点穴还感兴趣,穴位到底还是精通的。眼下这支打穴笔虽然朴实无华,却正合他心意。   


   算下来心中到底还是没底,李星云一咬牙拿着九节鞭和打穴笔一起到了老板面前,一问价格,自己余下的银钱正巧只够买了那条鞭子。


   “老板,你看我身上有什么值钱东西您瞧得上的,能抵一抵啊?”他还是心心念念着那支笔。   


   老板一扫眼,目光落到李星云的腰间。李星云顺着视线看去,立刻补充道:“除了这匕首。”   


   他说着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零散物件都掏了出来放在台面上,想了想又将刚刚买的那个腰坠放出去:“这个也不行。”   


   老板嫌弃地看了看他那一堆东西,道:“你送我我都不要,买不起就快走吧。”   


   李星云被他一句话噎住,却无法反驳,只好无奈割爱,准备将鞭子包起来就往回赶路了。这时一个一旁的女子却适时地迎了上来,拿出银票为李星云解了围。   


   “将笔一起包上吧。”      








   “小女子闺名云娘。”女子眼波微敛,愁云不散,言语间柳眉微簇又有泫然欲泣之意,“少侠可是要去到银水镇?夫君上个月外出打猎却再未回来,少侠可否帮我寻一寻?”见李星云面露迟疑之色,她掩面轻轻哽咽起来,“他们都说夫君是死了,可夫君怎会扔下我一人在这世间呢?”    


   “多谢云姑娘相助,”李星云心想自己又不去银水镇,但他受了这女子的好处,也不好意思推却,不着痕迹地打断了女子的哭诉,“我会尽己所能寻到你夫君的。”   


   他早看出这女子另有目的。   


   云娘似乎没料到他会如此爽快地应下,愣了愣,这才收了哭腔道,“那…便劳烦少侠了。活要见人,若是死了…也要见尸。”


   语罢凤眸中闪过一丝异样,语气也蓦然转换得不似一个人。   


   李星云心想他若是死了才好办,直接走个后门让离镜去查一查便是了。   


   他不愿多逗留,出了镇便随便进了家客栈准备住下,心想还好这次师父要出去两三天,小师妹那边到时随便哄哄就讲通了。   


   此处远离都城,不管是名门正派还是三教九流,朝廷管不着的地方江湖势力总是十分猖獗。为了免遭麻烦,他收起了腰间的匕首,取而代之的是方才挑给小师妹的九节鞭。   


   “这位少侠打尖还是住店?”   


   “住店。”   


   “这……”那店小二迟疑道,“少侠是从何处来?”眼中却盯着李星云手中把玩的鞭子。   


   “绝情谷。”李星云信口胡诌。   


   他涉世未深,现世动荡不安定,百姓们都忌讳江湖客,此时打上个江湖门派的旗号怎么说都是明智之举。而这绝情谷如今并不常在中原活动,自然不如其他各派于百姓而言威胁来的大。   


   果不其然,小二明显松了口气,正准备说些什么,脸色却突兀一变,慌忙躲到一旁的桌子下去了。   


   李星云只觉得一阵破风之声迎头劈来,耳膜都被那掌风震得发痛。他矮身闪过身去,来人蒙面黑衣,化掌为刃动作不紧不乱实则迅疾非常,当即甩出九节鞭护住周身。   


   李星云本就不擅用鞭,胡乱招架了几式便感到力不从心,让对方占尽先机。于是所性弃鞭并指,错手硬挡开对方一击,翻掌贴上对方的少阴穴。两人距离不过一尺,李星云偷偷将内力凝在指尖,一泄力便是十足的杀招,而那人却仍气定神闲,用仅他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害怕了?”   


   李星云一听到这个声音,立刻泄了力,错愕道:“怎么是你?”


   “守株待兔。”离镜甩开他的手,“准备捡你的尸体。”     








   李星云被离镜一路拎了回去。   


   他哭丧着脸道:“能别这样吗,怪丢人的。”   


   “我就这么打算拎你尸体回去的,不巧你还活着。”   


   “呸呸呸,”李星云嫌他说话晦气,“我还要去帮那姑娘找他丈夫呢,你要我言而无信啊?”   


   “那个女子是妖。”离镜头动都没动一下。   


   “你那时候就跟着我了啊?”李星云忍不住有些高兴了,又接着恍然大悟道,“我就说嘛,怪不得有股狐狸味儿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见他不以为然,皱了皱眉:“你这么傻,送上门去被她吃了你还觉得自己是在做善事。”   


   “我又不是没见过妖怪。”   


   “山中修行的妖怪一般良善,这些混迹于俗世间的才是最要人命的。”   


   “那万一真是她丈夫打猎没回来呢?”李星云还是有些担心。   


   “她一个妖,本事比你大多了。”   


   李星云这才有些不甘心地哦了一声,还是闷闷不乐的。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腰间,却惊觉好像少了些什么——当下将东西检查了一遍,竟发现不见了踪影的正是买给离镜的那块腰坠。   


   他一回想,恐怕是落在兵器铺了,顿时耷拉下眼皮,“哎呀完蛋,走得急,东西落那儿了。”   


   “你怎么事这么多?”离镜有些不耐烦了,“什么东西?”   


   李星云犹豫了一下,没有作声。离镜又追问了一遍,并威胁:“你不老实说我把你偷偷溜下山还偷钱的事留字条给你师父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每次都拿这要挟他,吃准了自己怕师父。李星云撇了撇嘴,不情不愿地开口:“一块玉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活了这么多年了,眼下立刻就明白李星云这次偷偷跑下山是为什么了。   


   “你刚刚去了什么地方?”   


   “先去了玉石铺、然后去了兵器铺,再就是刚刚的客栈。”李星云掰着手指数,“没了,然后你就来了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听了也没说什么,将李星云扔回山里就要走。李星云拉住他道:“你又去哪啊?我都快半个月没见你了。”   


   “收拾你留下的烂摊子。”离镜随便找了个借口。   


   李星云听了,虽然不甘心离镜就此离去,到底还是一直心心念念挂着的事,权衡之下只好让步。   


   “那你去了之后回来找我啊。”   


   “看心情。”离镜挥手赶他走。   


   离镜先是去银水镇看了看,打听之下果然没听说有什么外来猎户在此丧命的。便又折回去将李星云说的那几处地方找了遍,终于在兵器铺得到了下落。   


   “就那块破玉?送我我都不要呢。”   


   老板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,从抽屉找出那块李星云落下的腰坠扔给离镜。后者接过,看到那块浊玉也忍不住发笑,但还是好生收进了袖子里。     








   离镜三天后才又在山中出现。   


   “你不是说初三是你生辰吗,我还准备了好久。”李星云见了他,气得不打一处来,“我等了你一晚上。”   


   “我本就是随口说的,”离镜不以为意,“忘了也正常。”   


   李星云一哽,缩了缩脖子将头偏到一边,不说话了。   


   离镜知道他生气了,也懒得哄,气定神闲地顾自喝酒赏花好不惬意。他本身就生得一副眉如远山丰神俊逸的好皮相,配着这山间意境,看得旁人也赏心悦目。   


   旁人就是李星云。   


   李星云先是生着气偷偷瞟对方,后来就变成直勾勾地盯着了。亏得离镜还能把他当空气,也不知这是段数高还是脸皮厚。   


   不愧是个活了十几万年的老妖怪,李星云腹诽。他年轻体壮,不跟老人家计较。   


   他马上如善从流地顺着这台阶下了,原谅了离镜:“好吧,反正我也没给你准备礼物。”其实是礼物丢了,不过那块玉也不太能拿得出手,还是不提得好。   


   离镜挑了挑眉,没有说什么。李星云便往他身边一躺,盯着天空又开始随口乱侃。    


   “你说我们人死了会转世,那你们鬼呢?”   


   “不会。”离镜此刻算是有兴致,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他。   


   “哦,”李星云忍不住喟叹,“那多不公平啊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沉默,有点后悔自己搭理他了。   


   “是不是鬼不会死啊?”   


   “不是。”   


   “那你会不会死?”   


   “会。”   


   “你死后去哪啊?”   


   “你盼着我死呐?”离镜瞥了他一眼。   


   “怎么会!”李星云连连摆手,“我就是好奇啊……你生来就是鬼?”   


   “嗯。”   


   “那……”   


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啰嗦。”离镜出言打断道,李星云问起来没完没了,他早就不耐烦了。      


   李星云噤了声,不说话了。   


   离镜倒是不担心自己态度会伤了对方的心,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了,自己性子对方也是知道的。他喜欢清静,尤其是想事情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一旁叽叽喳喳,但偏偏李星云就是个叽叽喳喳的小孩,难免被他嫌弃了十几年。   


   “我要走了,师父去教小师妹练功了。”过了一会儿李星云果然自己调整好了心情,拍拍屁股站起来。   


   “你日日偷学,又能学出个什么名堂?”   


   “总比日日读医书强。”李星云已经跑了几步,眼下回过头来看着他,眼神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。离镜还是翘着腿坐在原地,眼下这样一看李星云,才惊觉自己印象中的那个萝卜丁竟也长大成人了。   


   “学再多医术,也医不了我想救的那个人。”      








   对于李星云而言死并不是件可怕的事,李星云想死。   


   所以他决定此生要多做点缺德事,免得死后升了天没当得成鬼那就不好了。唯一遗憾的就是他常年待在山上,缺德事也只能对师父做。   


   “你们人不都想修仙吗?”离镜听他说之后,随口道。   


   “我就不想,也不想再投胎做人了,鬼界才没有师父管我。”阳叔子一身阳刚正气,李星云想师父一定以后要成仙的,要不就再投胎做个侠客,鬼界才容不下这样他师父这种人。   


   离镜心想,阳叔子若是知道自己徒弟一心当鬼,恐怕得气死。   


   “你想做鬼干什么啊?”   


   “做你跟班咯。”李星云嘿嘿一笑。   


   “你就这点志向?”   


   “不能再多了。”   


   离镜沉默地看了他一眼,李星云知道对方这是又嫌弃自己了,也不甚在意。对方走后李星云想,若是自己真成了鬼,那一定要好好报答离镜这些年的恩情。   


   身后的树精用藤蔓戳了戳他,在一旁插嘴道:“不杀之恩?”


   明明没有风,树叶却哗啦作响,李星云知道这是树精在笑他。    


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乱读我心啊,这很不公平啊。”李星云不高兴了,“你当年还差点把我绞死呢,就应该要我师父把这片林子烧了。”   


   树精默默将藤蔓收了回去,不说话了。   






TBC



评论
热度 ( 109 )
  1. 撩吧青风罄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撩吧青风罄罄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撩吧青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